无妄

地图是平的,历史是长的,艺术是尖的。人无可选择地处于单向流动的时间里,散落在地图上的星星点点,走着不平坦的路,多数人只是偶尔仰望塔尖,少数人在攀爬